无情资讯网

首页 > 行业动态 >正文

洪荒太子爷洪荒之极品太子爷重生洪荒之混沌灵根

2022-09-22 15:15:35 行业动态来源:
老千:两大主角用性感诠释演技,这部商业片预示了韩国电影的未来

前两天看了一部韩国电影《老千》。影片于2006年上映,当年动员了679万观影人次,是当时不折不扣的韩国商业大片。

如果把当下被认为是韩国电影工业最高水准的《寄生虫》比作是韩国电影的壮年期,那么15年前的《老千》,就是韩国电影的少年期。



而在这少年期里,你可以依稀看到它未来的样子。

《老千》的主角叫高尼。他刚出场时与普通的小混混无异,赌钱出老千,被人追杀。饰演高尼的,是当时26岁的曹承佑,正值其人气巅峰。



曹承佑20岁时以主演林权泽的《春香传》出道,起点很高。林权泽是当时韩国电影第一人,他导演的《春香传》在当时入围了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也是韩国最早竞争金棕榈大奖的电影。

现在我们知道,20年后的《寄生虫》,成为了韩国第一部获得戛纳金棕榈大奖的电影。

《老千》的女主角是美女郑老板。当高尼一副痞样出镜时,郑老板的画外音也随即进入。她说,高尼是她见过的最强的男人。风情万种的郑老板由金惠秀饰演。金惠秀还凭借这个角色拿到了当年韩国电影青龙奖最佳女主角。



刚出道时的高尼年少无知,和别人赌牌被骗光了钱。高尼发誓,一定要报仇。从此,他一人踏上了复仇之路。结果,他在仁川偶遇了当时韩国赌界最强的平先生。

为了习得平先生的高超赌技,高尼不惜一切也要拜平先生为师。而平京长也是看中了高尼的决心和狠劲。在一番测试之后,他收高尼为徒。



经过日夜的苦练,高尼赌技精进,平先生也带着高尼来往于韩国各地的赌场之间,高尼一边见世面,锻炼实战技巧,还能一边赚钱。

通过平先生,高尼知道了韩国赌界除了他之外,还有两个顶尖高手,一个叫一只耳,一个叫阿鬼。在影片的后半段,高尼会和一只耳和阿鬼轮番交手。

在釜山,高尼跟着平先生见到了有“赌花”之称的郑老板。郑老板和平先生搭档多年,合伙出千。此次,他们就要联手对一个退役的韩国军官动手。成熟妩媚的郑老板让高尼心猿意马,两人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平先生知道高尼已经出师,管不了他了,便放手让高尼去闯荡。两人分开前,他对高尼说,江湖里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他还告诫高尼,要小心郑老板。

没有了师父在身边,高尼纸醉金迷,既有赌牌赢钱,又有美人在怀,好不快活。但是没过多久,消息传来。平先生被杀,还被斩去了右手。很明显,这是阿鬼的手法。愤怒的高尼抛下金钱美人,要找阿鬼为平先生报仇。



离开了郑老板,高尼四处赌牌,甚至还故意惹上黑道,希望能够借此引来阿鬼的注意。其中有一次,战无不胜的高尼突然碰见了一位神秘高手。他败下阵来。不甘心的高尼拦住此人,想要再比一场。结果,拉扯之间,高尼看到了他残缺的耳朵。

这个神秘高手就是一只耳。一只耳在跟阿鬼赌牌时,出千被割了耳朵。之后又输了牌,被阿鬼斩去了手。高尼赢不了一只耳,意味着他也赢不了阿鬼,无法为平先生报仇。去找阿鬼,高尼甚至有可能赔上命。

高尼干掉了一个黑帮老大。他的手下找到阿鬼,希望阿鬼能出手杀掉高尼。在一艘船上,高尼,郑老板,阿鬼三人组了牌局。牌局上,阿鬼抓住高尼,认定他出千要砍高尼右手。高尼和阿鬼对赌,如果他没有出千,阿鬼就要赔出他的右手。



最后,高尼赢得了赌局。但是他也震惊地发现,杀害平先生的凶手,并不是阿鬼,而是郑老板。郑老板派手下在火车上杀了平先生,伪造成是阿鬼动手。高尼遵循平先生的教诲,只拿走了一半赢的钱,但是却烧掉了剩下的一半,离开了游轮。

整部《老千》情节满满,片长达到了140分钟,远超当时普通韩国商业片120分钟的时长。140分钟的长度证明了电影的野心,它不单是一部商业大片,亦或是一部赌片,《老千》还想成为一部史诗。



作为一部赌片,中国观众看《老千》很难不联想到香港赌片,尤其是1989年的标杆之作,王晶导演,周润发,刘德华,王祖贤主演的《赌神》。不过,除了把最终的赌局决战放在了船上之外,《老千》和《赌神》之间的相似并没有预期想的那么多。

《老千》故事的整体结构,借鉴的其实是好莱坞1995年的电影《普通嫌疑犯》。这是日后导演《X战警》系列的布莱恩·辛格的成名作。影片在1996年的奥斯卡上提名了最佳原创剧本,而出演此片的凯文·史派西则获得了最佳男配角奖。



《普通嫌疑犯》的故事以史派西饰演的金特的叙述展开。在一起神秘的游轮爆炸案后,现场的金特作为嫌疑犯被带进警局接受讯问。

这宗爆炸不简单,因为受害人中有一位是警方非常重要的证人。主审金特的警官大卫认定这一切的幕后黑手是一名勾结黑帮的前警官基顿。



作为比照,《老千》实际上采用的就是《普通嫌疑犯》式的叙述结构。它们都是以结尾的一场游轮大战触发开场的倒叙。因为《老千》开头郑老板在警局里对高尼的叙述,时间上就发生在结尾游轮赌局大战之后。

《普通嫌疑犯》里,金特的叙述拼凑起了整个事件的起因经过,也交代出了一个阴谋狡诈的基顿。而《老千》里郑老板对高尼的叙述也是贯穿全片,带着观众走进了高尼的赌手世界。



不过,韩国电影之所以能够在日后获得如此大的成功,靠的可不只是借鉴。《老千》的故事改编自许英万、金世荣创作的同名漫画,在庞杂的内容里,影片靠着《普通嫌疑犯》稳定的大结构缕清了主要的叙事线索,撑起了故事。但真正丰满故事的,还是本土化的内容和风格化的特质。

《老千》里玩的都是韩国花牌。虽说是从日本传来的,但是很快成为了韩国最常见的纸牌游戏,下到平民百姓,上到上流阶层,都痴迷玩花牌。所以在电影里你会看到既有像最初的高尼那样的底层工人玩花牌倾家荡产,也有像后来郑老板下套的那个土豪,对花牌欲罢不能,差点输光几栋楼。



那一时期,包括《老千》,《卑劣的街头》等片在内,也基本上形成了当时韩国犯罪动作电影冷峻写实的风格特质。像《老千》里,几处砍手的画面都是直接呈现,丝毫不躲着。

除了大胆的暴力,金惠秀在影片里的一露也是让人难以忘怀。其实《老千》并没有很直接的展现她和高尼的床戏,但完事之后的裸露也确是性感到极致。或许从情节上说,金惠秀和曹承佑的裸露是不必要的,但从气质上说,这里却贡献了全片最为魅惑的一个段落。



一定程度上说,它展现出了赌里让人欲罢不能的毒。如果说在《赌神》里,赌是一种华丽的技巧,那么《老千》的赌在大部分时候都只是极为写实的生存手段。只有到了金惠秀的裸体,你才能真正明白到为什么曹承佑,或者说高尼,即使在赚够钱后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去赌。

所以,这里的裸露不仅是性感而诱惑的,更是必要的。



事实上,回过头看,大部分写实的韩国电影,不论是商业片,还是艺术片,不论是去年的《寄生虫》,还是前年的《燃烧》,都包含两个共同的元素:突如其来的暴力、裸露的身体。甚至可以说,这是除了像好莱坞般类型化之外,韩国电影必有的模式。

对于15年前的《老千》来说,或许它获得的成功早就已经被遗忘。 但它和一大批韩国电影,实质上构成了韩国电影振兴的基础。决定韩国电影上层建筑的,也并不是以李沧东,金基德为首的韩国艺术电影,而是《老千》们。

当我们再看《老千》时,至少,我们能感受到它不仅是一部赌片。


推荐阅读:

赌桌上的女人才最危险,令顶级老千都防不胜防!!韩国版赌神##电影解说# #韩国赌神#西门说的视频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

热点推荐
热评文章
随机文章